梧桐子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怪梦一场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病是什么病 http://m.39.net/pf/a_6702244.html

人生苦长。

鸟鸣渐起,她看着窗外支离的云,终于困倦入眠。

穿过很多浑噩破碎的梦境,于下午醒来。并不饿,套上衣服,捧着透明的玻璃杯喝一大杯热水,然后发呆再继续躺下。

一直在下雨,天空灰的黯淡无光。一时叫人恍惚这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时,我是何人身处何方。

偶尔她会觉得自己是坏掉的蚕蛹,未能破茧,而被划了道口子,流出尿黄色的脓。

就像那梦里的故事,终不能完满。

青衣

一个唱青衣的女子,被一富商赎回。

富商年方二十,丰神如玉,软语温言,自有一番风流体贴。

彼时千般殷勤万般宠溺,恨不能合为一体永不分离。后富商又有新人,蜂蝶环绕。

女子独坐房中,忆平生种种,皆化作惨然一笑。从此便推就了富商的床第之欢。冷院宅门,孤身一人。梧桐不知恨,点滴到天明。

有达官喜亵玩戏子。富商有求于他,摆宴邀之。达官宴后闲走,偶遇女子,酒饱思欲,着富商要人。

富商踌躇,与女子议。女子但笑不语。

翌日,女子一身青衣,登高楼唱:“最是那似水年华,都与他,残红暮春枯鸦,怎生个,独自愁肠断天涯。莫怪他,月圆当缺初晴必雨。只能怨,蛩虫不知命蹇,鸳鸯非要成双…”

眉眼如黛,拈指如花,顾盼皆生姿,笑颦亦带情。青衣飘,水袖舞,好一个盛世伶优风华绝代。

只听她媚眼如丝,冲楼下富商幽幽喊了一声:相公…

便一跃而下,像被箭射中的鸟一般,从空中直直下坠,朝他飞来。青衣在风中簌簌鼓起如张开的双翼。

歌声如绕梁仍不绝。“只能怨,蛩虫不知命蹇,鸳鸯非要成双,蛩虫不知命蹇,鸳鸯非要成双…”

富商瞠目结舌,眼看那一袭青衣落下,那女子嘴角竟带着淡笑。

然后咚地重重一声,白色的脑浆溅开,像白莲突然怒放然后支离。

富商骇然,日日不能安睡。请神婆做法,和尚念经,又锁了那高楼,烧了那青色衣袍,贱卖了这处宅院,惶惶然离去,不知所踪。

这世间情爱,总少不了一个岁月如磨情浅意薄,戏中镜花水月,戏外繁华落尽,终是空茫茫一片好干净。

杏花一支带春归,暮鸦细雨落夕辉。东风不解青衣愁,直把残花吹落红。

逆子

青阳城首富王家子,名曰王良,其父王偁。

王良自小倨傲,生性怪癖,喜乐无常。时怒,鞭笞家奴。

奴惧,皆以随侍王良为苦。

是岁,王良年方十二。一日,王良房内粗扫丫头,端茶与他。王良一脚踹其心口,并将茶杯掷于地上。

其父甚怒,家法待之。命王良仆于地上,管事执木板笞之。管事素不喜王良,暗中着力更甚。只听啪啪声大响,王良闷声强忍。

良父咬牙坐旁,斥之:“孽子!品行不端!行事暴戾!不可容人!教众人听去,以为我王家家风不正,竟有如此歹毒之人,丢煞我这老脸!打!打!管事,只管用力!打死干净!”

良母踉跄赶来,见良两股颤颤,血染外衣,气息奄奄。母泪簌簌下,跪于父前:“养不教母之过!老爷念我结发之情,饶小子一命。我自当好好教养!”

父冷哼一声,令管事停杖刑,甩袖而去。众人皆散,唯留母子二人于中庭。

王良见母,泪方落下:“茶中……有毒。”

良母抚其苍白面孔,大恸,直呼:“娘有愧,娘有愧……”

良母扶王良于卧室躺下,唤仆拿药,久无人应。母泪更甚,起身自去取药。

几日后,良伤将愈。母夜来,掩门窗,取一赭色包裹与良,沉声谓良曰:“王家不可再居。你尚幼,自保不能,母有兄弟独在桑山之野,你可投奔于他。保住一条命方好。”

王良恨声道:“老狗竟要我命!待我长成时,此仇必倍加于他!”

母泪下:“自古糟糠妻落魄子,只闻新人笑那闻旧人哭。此番我与他恩义断绝,你但报无妨。只需记得,留得青山在,不怕无柴烧。万不可鲁莽行事。”

王良问母:“我去后,母当如何交待?不若与我同奔舅舅!”

母低首不语,良久方叹道:“‘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’我昔日执意与之相好,不惜与你舅伯绝断,如今有何面目相见!”

良欲再劝,母决然挥手道:“毋赘言!我意已决!你但去,巡夜人将至,母当为你遮掩,拖得一时便是一时!可恨王偁该死,奈何母无力杀他。你去罢!”

王良知母用情甚深,但所遇非人,此番更是心灰意冷,已生死意。况二人同逃生机甚少。只得心中含恨,含泪遂母言,携包裹夜遁出王府。

子时,有仆依往日规矩巡良房,但见人去床空,立将执锣警众人。良母从侧出,捂其嘴,只见寒光一闪,仆闷哼一声倒地。

管事待于巡房,见所派之仆久未归,生疑,遂寻之。至于良屋,开门蹑足入内室观之,见有人在铺,遂安心将离。突觉后有冷风来,不及回头,一刀刺入后心,力甚劲,刀穿前胸。管事目眦而亡。良母又捅数刀,血溅满地,方止。

如此几回,王偁渐觉不对。命众仆随之,围良房。火光彤彤,众仆喧嚣。

良母踹门出,襦裙血染,脸亦有血污,然神色凛然,双目如剑。她执刀喝道:“竖子王偁,负我甚深。禽兽尚爱幼,虎毒不食子,你竟不肯放良儿一条性命!只怪我遇人不淑,被你巧言欺骗!累得爱子被宵小贱奴任意欺凌!倒也罢了,如今你不顾夫妻情分,竟执意要致他与死地!你心何忍!”

王偁忙道:“夫人,我绝无此意!王良亦是我子,爱之深方责之切,他自小性凶,待仆不善,暴戾不羁!为育良材,为父方动家法!夫人你此话置我于何地!”

良母惨然一笑:“我非无目,亦非无心!你当我还是任你欺骗的无知蠢妇吗?”

王偁急道:“夫人如何这般想我,一日夫妻百日恩,夫人怕是冤枉了我!夫人放良儿出去,他尚年幼,你教他如何过活!夫人,快告诉我良儿去往何方,我派人寻回好生将养!”

良母只是看着他冷笑不语。

“夫人,良儿去往何方?速速告我罢!”

王偁仍苦口劝道。

“不必再问这贱人!”语气冷然,众仆簇然拥出一位衣冠华贵神色的倨傲妇人:“杀此贱人者,可获金百两!”

众仆轰然蠢动。王偁喝道:“且慢!”

妇人厉声道:“王偁!你余情未了不成!这贱人该死!那贱人的儿子,早教你下手,偏偏拖到此时。已生数变!若这贱人兄弟前来寻仇,你还要命否!!”

王偁顿无言。

妇人待再下令。良母突狂然大笑,不能自持,指王偁道:“我为女子,薄命如斯,君是丈夫,负我若此!征痛黄泉,皆君所致!王偁王偁,今当永诀!我死之后,必为厉鬼,使你与那贱妇,终日不安!!”言罢,提刀对准颈部。只见一道血线飞过,一颗头颅掉地,咕噜咕噜地滚到王偁脚边。

只见那头颅,柳眉杏目,鼻若悬峰,唇似樱桃。好一个美人。只是那双眼瞳如墨,竟生生流出血水!

王偁惊,嘶声如噎:“莲妹!”垂身抱起那头颅,颤颤伸手去摸良母的眉目。

妇人见之,甚怒,愤然离去。

王偁眼中有泪,如痴似傻般摸着那头颅的脸颊。却冷不防看到那一双血目竟一动不动盯着他,头颅的嘴角好似勾起一丝诡异笑意。王偁不由心惊,忙丢开那头颅。顿了顿,又待去拾。踟蹰半响,命人拿了匣子来,将头颅装进,又命人将尸身放入棺材命人葬于后花园。遂抱着匣子回屋去了。

你做过什么样的梦?

你做过什么样的怪梦?世间方一刻,梦里已千年。据说,不断穿越梦境之人,心较旁人更为沧桑。若梦中无良人,只盼醒来可见你。七夕将至,降降温,欲扬先抑,先虐众人,再虐狗。

梦醒时见你

草灯大人/著

作者介绍

草灯大人

常年定居意大利的悬爱美少女作家,喜欢世上所有美好与确幸。

已出版:《意大利初恋日记》《别对他说谎》《雪宿》四季系列等作品。

即将出版:《他所闻到的世界》

内容简介

他是她的雇主,邀她一同破解大大小小的怪异悬案,剖析所有掩埋多年的真相。

余念逃避这个随时随地散发荷尔蒙的男人,对他所有的甜言蜜语避之不及,唯恐被他占据一整颗心。只因这个男人太过神秘,而她是测谎师,分明能解读所有谎言,却唯独看不穿他的心。

他们也深陷危机四伏的旋涡,以爱为名,相伴而行,互相交付后背,坚守所有爱与希望。

余念,余念,她是他余生唯一的执念。

戳链接,即可阅读

第一章:爱格首本推理言情《梦醒时见你》连载①,挑战你的IQ!

第二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②

烧脑游戏,胆小勿入,胆大者来

第三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③

哦,意思就是,你想把自己交给我?

第四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④

梦里有你

第五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⑤

想不到沈先生是这种人?

第六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⑥

欢迎光临怪异事物展馆~

第七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⑦

沈先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,进来拿吧!

第八章:《梦醒时见你》连载终

朝朝暮暮,总有别离

戳阅读原文,购买《梦醒时见你》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