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桐子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我的爷爷3花草人生庞士宏 [复制链接]

1#
中科白癜风医院践行公益事业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lx/160706/4892467.html

↑点击上方“鱼丘文学社”,品味37°烟火气↑

(NO0全文字,大约需要2分钟。)

前言:爷爷去世三年了,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爷爷的文章,后来却发现,原来他的身影早就散落在诸多文稿里,这更让我觉得他是那么深地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。文稿中的痕迹继续留在文稿中,半年来,我又“蜘蛛织网”般写了几篇,部分内容略有重复,陆续发出来,一来完成心愿,二来留作纪念。

爷爷喜欢花草树木,见不着哪块空地儿闲着,稍大点的地方改成菜园子,零零角角的地方就种上各种植物。

几十年前,老房子刚修好时爷爷便在院子里种下两棵梧桐树,我记事的时候,他们已经十多米高,树干粗壮,枝叶繁茂,亭亭如盖。春天梧桐花开,粉红娇嫩,香气扑鼻,如同两把硕大的花纸伞高高挺立在栉次鳞比的红瓦屋顶上,远在村外都能看到,格外惊艳。夏天时候,大大的梧桐叶遮蔽半个院子,不时有肥嫩鲜绿的蚕虫落下,引得鸡群争抢,过不多久,蚕结了灰白的茧,一个个小灯笼似的挂在绿叶之间,随风摇晃。爷爷常常坐在马扎上,背靠树干,身前一壶茶水,旁边响着戏匣子,闭目乘凉,怡然自得。

爷爷还在院子西侧、南侧各种了一排杨树。杨树容易成活,长得也快,几年就窜过了屋顶。风儿吹过,树叶“哗哗”作响,衬出了夏日午后的寂静;夜幕降临,成排的杨树黢黑如墨,如同沉默的巨人保护着小小院落。

爷爷爱花花草草,却从来没买过花花草草,家里种的多是他捡拾来的,自然称不上不名贵。但是爷爷有耐心,普普通通的花草在他的打理下总是生机勃勃、漂漂亮亮。

记得小时候,爷爷捡回一株冬青,那冬青不知被人丢弃多久了,根部断裂,奄奄一息。爷爷把它种在北屋门前,培土、浇水、修剪,不几天竟然有了些许绿意。几年后这株冬青愈加茁壮,长到半房高。爷爷把它修剪地圆圆润润,远远望去,脆绿绿的,就像放大的翡翠球。有人专程前来购买,爷爷不舍,最终作罢。

窗下的美人蕉是村人送的,也是他的最爱,专门用砖块围了一个小栅栏,几年便繁殖了好几棵。盛开时候,绿油油的枝干顶着簇拥在一起的火红花朵,淡淡的清香不时透过窗户飘进屋里。微雨如丝的午后,雨滴打在蕉叶上“沙沙”作响,美人蕉火红的的花瓣上覆盖着一层水膜,愈加的娇嫩。

仙人掌是爷爷捡回来的,当时已经皱巴巴没有活色。爷爷边种边说“仙人掌有‘仙气’,是死不了的”。果不其然,仙人掌后来越长越高,爷爷扎了小小的篱笆给它做“拐杖”,后来它竟然开花结果,紫红色的果子一颗颗排列在掌尖,如同一只只羞怯怯的小鸟。爷爷高兴的很,叮嘱小孩子们不要乱碰。果子成熟后却小心翼翼采下来,都分给了我们。

爷爷还在大门口种了秫秸花,期初只是几株,花苞一颗颗镶嵌在绿叶之间,暖风吹过,次第而开,有粉红的,有深红的,那花朵虽大,但只有一层,还薄薄的。秫秸花不需打理,花种成熟后自己散落,明年又会长出好几棵,几年便成了一小片,高可达两米,开花时候就像一堵花墙。秫秸花实在称不上好看,但是好养的很。爷爷说人就应该像秫秸花,过好自己的日子,不给别人添麻烦。

爷爷种花种草从来没有专门的花盆,坏了的铁锅、脸盆、牛槽、水缸,甚至农药喷雾器,都可以改造成花盆,他们散落在屋前、墙角、窗下。爷爷稍加修葺,倒上土,种上凤仙、月季、翠菊、或者太阳花,待到花开时节,处处姹紫嫣红,清香浮动,蜂蝶飞舞。

几年前,爷爷尚在,但是已经行动不便。我在村外看到几棵丢弃的黄金槐,扛回了家。爷爷见到非常高兴,拄着拐杖说种到大门两侧。他坐在马扎上指挥我去枝、刨坑、种树、浇水。如今槐树已经碗口粗细、一房多高,枝叶浓密,爷爷却已远去。

爷爷是一个老农民,目不识丁,写不出“采菊东篱下”,写不出“暗香浮动月黄昏”。他爱这些花花草草,看它们生长他欣慰,看它们开花他欢喜,就这样纯粹而自然。

(本文写于年2月,图片来自网络)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